不理倉皇跑走的家僕,莫離拐過彎後,推開了眼前唯一阻礙的樸質竹門進入。

這裡當真一點也不像富貴人家的別館,若同尋常人家相比又太過寒傖。

難以想像那人竟會窩在這等地方,還以為會是像逍遙閣那樣的富麗堂皇之所,要不也會是個小有品味之處。

可全然不如他所想,更甚……他連想都沒想過會是如此樸素無華。

打從大門進來便能一眼瞧清房子格局,現下更是隨便一眄便看完所有擺設。好比眼前這一點也不大的房間裡頭,只擺了竹椅、竹桌、竹床……根本單調到幾近寒酸!

「嗚……」

一聲極輕的呻吟引得莫離朝床走去。

越走,眉頭攏得越深。

就因在看清房裡擺置時心口便已浮起不滿,再加上又聽見躺在竹床上頭的那人發出如此難受的淺吟,站定在床旁的莫離想不發怒都難!

怒睇此刻又發出一聲輕嗚的人,莫離二話不說直接將人給扛上了肩。

就在這時,一股殺意直竄而來,冷冽的讓莫離急忙回身閃避,同時起勢準備反擊。

怎知手方起,來人的手中竹便已直逼眉間,更是在差一指之距便能刺入的距離時剎然停下。

這,令莫離驚駭,可即使如此,表面上仍是一派冷然,更是端出架勢朝來人怒喝。「放肆!」

威儀十足的喝罵,尋常人早已嚇得跪地,可眼前蓬頭垢面的來者不止毫不畏懼,反還從從髮絲間的縫隙朝他冷冷一笑。

這,令莫離惱怒,但那雙直睇而來的戾眸卻是教莫離打心底一凜。

來人絕非泛泛之輩!

「來者何人?」這層了然教莫離藉著怒問,暗暗壓下心口不該犯起的驚惶。

可沒想到來人竟是將手中竹朝他身旁揮了揮,一點也沒有要回答問話的繼續對峙。

如此倨傲的態度著實教莫離惱怒,可卻也同時讓莫離明白了一件事。

來人會突然收勢,肯定跟他肩上扛著的那人有關。

「不想讓他病情加重,就給本王滾開!」

絕對的氣勢搭著那話,果然令來人一怔。

莫離藉著這一瞬急步閃過,更是大步一跨出房,接著提氣躍上屋瓦縱飛。

任由來人緊跟,可不管他如何催促內力提升飛掠的速度,來人永遠保持不變的距離跟著,教莫離再度明白彼此間不遠不近的距離是來人刻意而為的結果!

壓根想不透來人身份,更不明白在探子的回報中,為何會漏了這號人物?如此高超的武藝探子不可能不知,除非……是人為的刻意隱瞞!

想明了緣由的莫離站定在王爺府的飛簷上,而後轉身準備問個清楚。

沒想到這一回身,卻怎也見不著同他保持著一定距離的人。

這,讓莫離再度一驚,更為自己竟毫無所覺而氣怒。

此時,又傳來淺淺一嚀,和著難受的單音聽得莫離氣怒更甚。

斂眼睨睇,「哼,難受是吧?誰要你老漠視本王的邀約,不狠點,你壓根不把本王當一回事。」莫離朝肩上的那人後背輕斥。

回應他的又是一聲低鳴,可這回卻讓莫離蹙起了眉,就因那聲低吟遠比之前聽到的都還要難受。

「這次,應當讓你記上心了吧?」像是要獲得答案似的,將人從肩上放下來的莫離,擺正了那人的頭靠到自個的肩窩後睥睨低問。「記住了,別再惹惱本王,惹惱本王的結果你挨不住的……晨曦軒……」

隨著話落,飛簷上已沒了人跡,只剩瑟瑟風響不住呼嘯嘶鳴。

 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

冒天將於10/30結束營運

改於FB上繼續

那裡曾經是我的開始

看到這消息真的不知道該說些什麼

在生日結束前半小時落個記錄

再繼鮮網、創格之後又一個消失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Nicolea 的頭像
Nicolea

明月清風醉雨樓

Nicol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