乍醒的瞬間是無法自由的翻轉身體,被禁制了的想法讓方初醒的霍祈雲急忙起身。

  下一瞬,右手被某物強力箍牢的限制讓他跌落於床。

  怔怔的望著右手,入眼的銀製手銬將他的手跟床頭上精緻造型的鐵條相緊扣。

  在燈光的反射下,不停閃爍著冰冷顏色的手銬看得霍祈雲脊背泛冷,而會這麼做的人除了霍子魅以外不做第二人想。

  而他會這麼做的理由……根本就不是理由!

  「霍子魅!」

  右手不停的拉扯,企圖鬆脫那緊扣不落的手銬,眼光更搜尋著附近是否有尖銳物好讓他能敲開這鎖。

  就在這時,眼角的餘光發現床尾有一小點光芒反射。

  再看清楚了反射出那一小點光芒的物品是細小的鑰匙後,霍祈雲急忙探去身子。

  就在他左手抓住那鑰匙的瞬間,一隻大掌也瞬間落下,緊緊壓著他的左手讓他動彈不得。

  而霍祈雲連看也不用看,就知道那是屬於誰的手……

  「你到底想怎樣。」

  緊緊抓著那鑰匙並逼自己心平氣和,保持著低頭的姿勢,霍祈雲咬著牙一字一字說著。

  「這話該我問你。」

  「為什麼問我?把我銬在這的是你!」那回答讓霍祈雲無法接受的抬頭怒吼。

  沒想到這一抬,雙頰立即被人掐住,「因為你很有種的挑戰了我的極限,所以我當然得好好來貫徹我的諾言。」且攀附耳際的溫熱,亦是吐出讓霍祈雲聽了頭皮發麻的話。

  「我、嗚!」

  想說的話才剛開個頭,便被霍子魅強硬地堵去雙唇,更一把將他推倒在柔軟的床鋪上並緊壓在身上不去,而後開始雙手並用的脫扯著他的衣褲。

  「嗚、嗚──」

  而當肌膚接觸到微冷的空氣跟柔軟的絲被後,更是讓霍祈雲驚恐至極的使盡全力反抗。

  可雙手自由的時候他就贏不了霍子魅了,那只剩單手的現在還贏得了嗎?

  一定贏不了的……一定又得再一次承受那種無法言喻的疼痛……但那卻不是傷他最深的事!

  傷他最深的是霍子魅拿那根本不是理由的理由這麼對他,不理他的反抗、不顧他的掙扎!

  好歹……好歹他是他名義上的弟弟啊──

  霍祈雲使勁的咬住霍子魅那不停在他嘴裡竄動的靈舌,瞬間,血的味道盈滿喉間。

  這舉動讓霍子魅終止對他的侵略,而霍祈雲更是覷著這空檔對霍子魅嘶吼:「我可是你弟!你這個變態!」

  抹去溢出的血絲,霍子魅冷冷的瞪著咬傷他的「弟弟」。「你根本不是我的弟弟……因為你從沒承認過我是你的哥哥。別忘了你昨天才說『我不是你的誰,根本沒權利管你』,怎麼現在你倒承認是我『弟弟』了?」

  「我、」霍祈雲不禁語塞。

  他確實從沒把霍子魅當成哥哥,也不承認他有這個哥哥。

  父親的再娶令他產生排斥心理,就因為他獨佔了父親的疼愛足足二十多年,再以為會這麼一輩子都獨佔著父親的疼寵時,卻突然冒出了一個女人瓜分了父親的愛。

  他沒有權利要求父親不要再娶,在父親一個人辛苦撫養他這麼多年後,父親問他是否會反對他再婚時……他真的說不出來。

  所以他壓著心底的抗拒,笑著祝福父親、笑著對待父親的女人,可他怎麼樣都無法笑著對待那女人生的兒子!

  因為是他的媽媽搶走了他唯一的父親……因為是他的媽媽瓜分了父親對他唯一的愛!

  他氣、他恨,他這一口氣怎麼也無法嚥下!

  所以他冷眼看著由柳改成霍的子魅,冷眼對待他頻頻釋出的善意,更冷眼無視他這個人散發出的光芒,即便是擦肩而過亦是當他如空氣般的無形存在!

  而他的這些行為,在他父親新婚的三個月後,終於激怒了霍子魅……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Nicolea 的頭像
Nicolea

明月清風醉雨樓

Nicol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