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好點了嗎?祈雲。」

  「恩,謝謝爸。」

  這幾日,他彷彿回到了從前。

  父親時不時地過來詢問、時不時地陪伴在他的身側,讓霍祈雲心底浮現出無限滿足。

  一度讓他忘了父親再娶的事實、一度讓他忘了霍子魅這對母子的存在,甚至困惑著父親為何老背著他嘆氣?為何老凝神沉思?

  直到那聲敲門聲響起。

  「如艷!」

  瞧著父親驚惶起身,瞧著父親慌亂的抓著那女人的雙肩直搖,「妳這是在幹什麼?如艷!」更是焦急的想將她攬入懷中擁抱。

  只是父親的這些動作通通都被那女人如蔥的纖指打散。

  那女人輕輕推開父親,緩緩的朝他走來,「對不起,我替子魅道歉。那孩子怎都不肯來……真的很對不起,我教導失敗,讓你受了這傷,對不起……」

  「如艷,不是子魅的錯,說不定是祈雲自己腳滑……」

  「別再替子魅說話了,你也聽到那孩子說是他踹祈雲下樓的。」那女人嘆了一聲後阻斷了父親的話,「不管有怎樣的爭執,動手的就是不對。」

  「那也犯不著……」

  「我想同祈雲聊聊,單獨,好嗎?」

  像是詢問父親的意思,但是祈雲知道她要的是肯定的答案。

  果然,父親猶疑了一下後轉過身就走,到門口時頓了下回頭,「這東西我先幫妳收走。」留下這話後便將門關上。

  就再門闔起的那剎那,紅色的行李箱刺目入眼。

  這時霍祈雲才明白為什麼父親剛剛會那麼慌亂了,這女人……

  「我知道妳討厭我,因為我搶了你父親。」

  指控的話讓霍祈雲瞬間望向她。

  「抱歉,我不應該由著景秋……你爸爸來同你說我們的事。我應該堅持要先見你一面才對。換成是我,我也會同你一樣,覺得父親被人搶走了。」

  抿著唇,霍祈雲壓根不懂她說這番話的用意。

  「我再度替子魅道歉,我知道我沒有什麼立場幫他說話,畢竟是我教育失敗。但是我還是希望你能原諒他,子魅本性不壞,就是……被我慣壞了,抱歉。」

  她突來的深深一鞠躬,嚇得霍祈雲急忙下床站去一旁。「是他的問題,不關妳的事。」

  「子不教,母之過。」柳如艷知道自己方才的舉動嚇到了他,笑著將他緩緩推坐回床。「你爸爸把你教得很好,要是子魅也能同你多學學就好了,原本我還以為你們兩個年齡相近,想法什麼的都接近,說不定可以相處得很融洽,結果是我妄想了……」

  看著她戚然一笑,霍祈雲不知該怎麼回應,索性低頭不語。

  「你好好休息,別以為是輕度的腦震盪就不要緊,還是得注意個幾天。」

  原以為就這麼到此為止,沒想到她卻突然地將他抱入懷。

  「謝謝你把你爸爸借給我這幾個月,這幾個月……是我過得最幸福快樂的日子,希望你們以後也過得幸福快樂。」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Nicolea 的頭像
Nicolea

明月清風醉雨樓

Nicol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