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會幸福快樂了。

  跟父親單純兩人世界的那種幸福,早因她的介入而消散,所以就算又回到只有他跟父親兩個人的日子,也回不到以前那種幸福時光。

  雖然父親又像從前一樣獨屬於他一人,但霍祈雲知道那只是虛有的表象。

  因為父親現在除了酩酊大醉外,什麼都不管了。

  每天除了醉還是醉,把自己關在自己的世界裡,已經全然忘了還有他這麼一個兒子的存在。

  所以那聲道謝於他毫無任何意義,因為他再也尋不回記憶中的美好時光。

  但是他知道,在這麼由著父親消沉下去,他尋不回的不只那美好的記憶,還會賠上父親的健康。

  所以他決定去找回那個女人,不管她願不願意,都必須為她所做的決定而引起的後果負責。

  不過他並不知道她的所在,更別說能連絡上她的方式。

  但是霍祈雲一點都不覺得困難,因為她有個出了名的兒子,隨便上網搜尋,就能找到一大堆關於他的消息。

  這其中當然也包含了他所要的資訊,所以他現在才會站在這裡,然後躊躇著該不該進去找那位他根本不想再見上一面的人。

  就這麼倚在街上的路燈,然後盯著前方那扇透亮的旋轉大門,看著來來去去、進進出出的人們不停隨著那扇玻璃門旋進轉出。

  看了好半晌後,霍祈雲終於做出決定。

  深吸了一口氣,更是閉眼在心底給自己更加貫徹念頭的決心,而後張眼邁步,走向那扇旋轉不停的玻璃大門,並把手放上了那門把上,借著裡頭要出來的那人推力,將自己旋進那宏偉的大廈裡頭。

  不這麼做,他永遠見不到那個人。

  雖然他一點也不想見到他,但是為了自己的父親,再怎麼不願他還是得見上他一面。

  只是人都還沒走近服務台,便被突然迎上的兩人給左右架住的拖往電梯,且邊拖那兩人還邊嚷嚷,「你怎麼那麼慢啊?米娜沒跟你說要早點來嗎?你知不知道現在整個行程都延誤了?」

  「你們抓錯人了吧?」莫名被人架著走的霍祈雲邊說邊試著掙脫。

  可當電梯門闔起的同時那兩人也放了手,並訝異揚地起眉詢問:「我們抓錯人了?不會吧?你不是米娜叫你來的嗎?」

  霍祈雲搖搖頭,「我不認識什麼米娜,我是來這裡找人的。」邊說邊退離那兩人。

  「來找人那就對啦!」原本還很驚訝的兩位一聽立即眉開眼笑,「放心啦、放心啦,你只要撐到米娜回來就行了,其它的就不要想太多了嘿。」還邊說邊朝他靠近。

  「我說我不認識什麼米娜……」

  不大的電梯空間裡能有限,且話還沒說完,電梯便已咚的一聲停下。

  緩緩開啟的電梯門瞬間迎入大量吵雜,而這吵嚷的聲響在電梯門完全開啟後則轉為靜默。

  就這樣一堆人好幾十雙眼全集中在霍祈雲身上,看得霍祈雲眉頭皺起,「你們……」才想問個清楚,耳畔立即又炸開一堆聲音。

  「哇塞,米娜去哪找的啊?」

  「這太暴診天物了吧?」

  「記下、記下,快點把地址、姓名寫一下!」

  「我……」對著遞到眼前的紙筆,霍祈雲不知道該接還是不該接,因為他完全搞不清楚現在的情況。

  「讓開啦!都已經來不及了怎全都擠在這啦!」

  再度被人左右架住往前拖,且架住他的兩人以著急切的步伐、力排眾人的氣勢一把將他推進一扇門後,還不等他有所反應地立即將門帶上。

  門內依稀還能聽見門外的吵鬧,有問著關於他的,也有問著那位他不認識的米娜,一連串的吵嚷聽得霍祈雲原本要轉開門把的手一頓,考慮著該不該這時候開門離去。

  開了,肯定又同方才一樣被一堆人纏問,可不開,他要怎離開這裡去找那個他一點也不想見的人?

  就在這時,背後傳來一道指責。

  「你遲到了。」

  聽得霍祈雲放開門把緩緩轉身。

  「怎麼是你?」

  而入眼的人,讓他忍不住走向前。

  瞧著那人皺起了眉,頗為不悅的瞪著他,「你不會是米娜找來的人吧?」同時問著他不想理解的問話。

  「給我她的電話。」突兀地見到人確實讓霍祈雲意外,可他臉上如此顯眼的厭惡卻也讓心底原本的驚嚇瞬間轉為慍怒。

  「誰?米娜?」

  「你媽的電話。」

  「我還要你爸的電話!你沒事來幹嘛?」

  「沒事我當然不會來,」霍祈雲走向前,拿出口袋裡的手機,「給我她的電話號碼。」筆直的走向毫不友善的霍子魅等著。

  「我為什麼要給?」瞇起眼瞧著眼前的霍祈雲,那篤定的神情一見就厭。

  怎?他要就得給嗎?當初他可沒因為母親的冀望而淡去那抹憎惡,所以現在為什麼要給?

  「你管不著。」霍祈雲一點也不想告訴他緣由,「快給我她的電話。」只想快快拿到號碼後走人。

  那聲催促聽得霍子魅仰頭大笑,「哈!你當你誰啊?憑什麼你要就得給你?」而後站起身睥睨著眼前的霍祈雲,「既然你一點都不想承認跟她的關係,那你憑什麼來跟我要她的電話?而且我幹什麼要把她的電話告訴你這個不相干的陌、生、人?」並刻意的加重語氣揶揄。

  「你、」瞪著那雙傲睨的眼,霍祈雲捏緊了手中的手機,忍著聲問道:「要怎樣才肯告訴我號碼?」為了父親,他必須壓下火氣,絕不能在這當頭同他槓上。

  「不可能!」霍子魅頭一甩,理也不理的直接越過他走去開門,「米娜找的人到底來了沒?不來我要走了!」而後對著因此跌地的一群人怒問。

  要不是米娜早排定了這個拍攝、要不是米娜被她自己該死的私事絆住,他早排開所有行程陪著母親去國外散心了!

  雖然她口口聲聲說著她沒事,但那因哭泣而浮腫的眼袋跟因失眠而佈滿血絲的雙眸,是不管她怎麼化妝都掩去不了的證據!

  沒想到在他心疼著母親卻又無能為力的當頭,那傢伙竟跑來要電話號嗎?

  有沒有搞錯?事情會變成這樣不就是因為他嗎?而這結果不就是他想要的嗎?那他為什麼還要來要母親的電話號碼?從此以後兩家互不相干各過各的生活,回到最初的開始……母親都照著他所冀望的意思去做了,他還想要怎樣?

  霍子魅不懂,而且一點也不想懂!「到底人來了沒有?別浪費我的寶貴時間!」

  所以他怒搥向身旁那厚實的大門洩憤,而因此發出的沉悶咚聲更教一票人因此駭住。

  瞇起眼巡視了一圈,一個個定住不動活像木樁的模樣瞧得霍子魅更是火大,「到底人來了沒?」氣得他又大吼一聲。

  倘若人沒來就早點告訴他,別拖延了他的時間!

  現在飆車去機場還來得及搭上母親的班機,還來得及陪她在休憩的時間裡晃晃走走,即便他是恁地荒唐又傷她的心,可這麼微不足道的陪伴他還是做得到的……只要能搭上那班飛機!

  「我就是米娜找來的人。」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Nicolea 的頭像
Nicolea

明月清風醉雨樓

Nicol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